【燃脂+護膚,5倍塑瘦閃電褲】 【生髪神器】限時搶購!! 【一抹擺脫癢痛!】 【7天1週期,去灰更快速】 【根治灰甲不復發】 【日本新技術離子殺菌去灰甲】 【古方祛濕茶】
查看: 268|回復: 1

一線|影評人指責《夏洛》抄襲被判賠8萬這意味著片方勝利嗎? ...

[複製鏈接]
zhangzhishan2019-2-17

11

主題

12

帖子

3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39
發表於 2019-2-13 03:22: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騰訊《一線》報道 作者:吳漢漢
16日,因爲一則文章,一樁一度引發業內熱議的案件又一次回到了視野中。在2015年國慶檔熱映的喜劇《夏洛特煩惱》上映後不久,當年10月15日,影評人文白在自己的公衆號“影畫志”上發布一則文章《炸裂!《夏洛特煩惱》居然全片抄襲了《教父》導演的舊作!》,稱電影《夏洛特煩惱》全片抄襲了美國影片《佩姬蘇要出嫁》。之後,片方以及影片導演都發表聲明,表示此指控子虛烏有,並將拿起法律武器。
Cd7Q7f3EUf73kLQj.jpg


當年11月10日,北京開心麻花影業有限公司、新麗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編劇彭安宇(筆名:彭大魔)、闫非將公衆號“影畫志”所有者楊文上訴至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要求刪除涉案文章、公開致歉並索賠名譽損失在內的各項損失221萬余元。電影片方與評論界對簿公堂,一時間輿論嘩然。

今年1月15日,北京市朝陽人民法院判處被告賠償原告8萬元含對方律師及訴訟費並公開道歉,一審判決結束。影評人文白在朋友圈及公衆號發文,告訴了大家這個消息。
他在朋友圈表示,“15年的官司,終于一審判決下來了,輸了,很慘。但這三年多籠罩在頭頂的陰影總算讓我看清了它的形狀,據說二審改判的概率極低,那麽,要不要上訴?”
文白在接受《一線》采訪時表示,他個人不願意多說了,自己公衆號的長文已經寫得很清楚了。而案件的原告方,開心麻花以及影片兩位導演,目前都沒有對案件結果做出回應和表態。
NinM5c45tCTq4RRT.jpg


消息


在案件塵埃落定後,除了在朋友圈簡短表示“是否該上訴?”,他在自己的公衆號“影畫志”發布的文章《官司輸了,謝謝各位》中,更加詳細地講述了這起訴訟的背後以及他個人的心路曆程。

“官司我是不願意打的,在我的老家,被人告上法庭,無論是非,都會有三分罪。我更無意于借此宣揚自己,那段時間裏我不知拒絕了多少采訪,總覺得這不是件光彩的事。”他表示。
對于被片方告上法庭及要求百萬索賠,都在他的意料之外。在三年過程中,五次開庭,他兩次前往北京參加庭審:“我有時候也會失笑,一個如此花大手筆在官司上的公司卻堅持要在北京開庭,讓我一遍又一遍地負擔著高額的往返費用。”
在個人經曆了人生重大變故之後,文白自己對于世界的看法也有所不同,這起訴訟和如今的結果對他來說,已經不亞于“最後一根稻草”。他的文字更加冰涼:“那麽人真的就不能擺脫這個社會屬性隨心而活嗎?爲什麽我們需要那麽在意別人的評價呢?爲什麽我們要通過妥協才能讓自己衣食無憂?堅持自己認爲對的事,保持著僅存的一番風骨,成敗得失又能如何?”

TOnk0S0uTk04QsSS.jpg


多數業內人士都是通過文白的朋友圈和文章才得知了案件結果。媒體人蕩科長對《一線》回憶,文白收到訴狀的時候,他也被朋友拉到一個群裏出謀劃策,他當時一度對于案件結果感到樂觀。“三年過後再回看,我覺得這個結果說明,‘影評’在法律上是個不被承認的概念,被承認和約束的只有‘自媒體’。”
對于案件結果,評論界的態度相當一致:幫助文白。
目前,文白的長文《官司輸了,謝謝大家》閱讀量超過7.1萬,已經有3026人“喜歡作者”,也就是給作者打賞,表明支持態度。公衆號“反派影評”也直接以《“文白”《夏洛》的案子敗訴了,現在他需要支持》爲題目,號召粉絲給文白給予支持和幫助。
X0Sc10FfSvPtT8V1.jpg


影評人周黎明通過微博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他保持了客觀的態度:“首先,在我認知裏,說一部影片抄襲,是一項專業性技術性很強的甄別,並非影評人的工作。你可以說一部影片很爛很老套,但說人家抄襲就得有打官司的准備。因爲現在幾乎每部賣座片都有人斥責抄襲,抄襲一詞似乎被濫用,沒有什麽殺傷力了。”

QSaQjlvM9pMLBaBD.jpg


事實上,從今年暑期檔的《一出好戲》被指責抄襲到這個月《後來的我們》涉嫌不正當競爭,圍繞在熱門影片上的糾紛並不罕見。然而,這些糾紛依然停留在電影制作者和創作者間,並沒有將矛頭指向評論界。
營銷人冷斯基則更加悲觀,她在公衆號上發文,認爲這樣的案件將會進一步惡化當下的評論環境:“最重要的是,片方是在試圖剝奪一個普通觀衆對電影提出各種看法的權利。一旦開了這個真金白銀賠付片方的頭,今後再無人敢公開公正的說出對一部公映電影的看法,滿屏都將是營銷文章。不,也不是今後了,其實就是現在。”
事件回顧:


在2015年國慶檔,《夏洛特煩惱》從《港囧》的手中生生搶下了國慶檔票房冠軍,成爲了中國電影曆史上最大的一匹黑馬電影。不僅改寫了中國喜劇電影的版圖,也讓“開心麻花”成爲觀衆心中的金字招牌。

10月15日,影畫志公衆號發布了一則文章:《炸裂!《夏洛特煩惱》居然全片抄襲了《教父》導演的舊作!》,  文章中通過對兩部影片進行對比,得出結論:“可以這麽說,雖然《夏洛特煩惱》主打喜劇,並加入很多段子和情節,但電影從立意到故事到結構甚至很多細節都全盤抄襲了這部《佩姬蘇要出嫁》,即便是敘事動力,都是一致的擺脫現實尋找另一條路,雖然這部科波拉的老片質量不高,也很少人看過,但不可否認,抄襲已經相當明顯。”
在文章發布之後迅速刷屏了朋友圈,幾天之後,影片出品方開心麻花總經理劉洪濤發布長文做出了第一波回擊:《《夏洛特煩惱》不挑事,但也不怕事,我們的選擇是與造謠者死磕!》,直言:“該文罔顧事實、斷章取義、刻意誤導,極具蠱惑力,將我們嘔心瀝血原創數年的作品定性爲“抄襲”。”
接著,兩位導演也發布聲明,表示自己對于影片的創意來自天涯論壇,並且再三強調自己並沒有看過《佩姬蘇要出嫁》這部電影。事實上,在之後的不同活動上,兩位導演也多次對此事進行回應,都做出了上述回答。文白在當時也接受了媒體采訪,並再次發文回應開心麻花的指責,詳細羅列了《夏洛特煩惱》與《佩姬蘇要出嫁》在立意、結構、角色等多方面雷同的地方論證其抄襲的說法。並堅稱“沒有刻意誤導、沒有信口雌黃、沒有獲取利益。”

在11月,片方正式將文白告上法庭。“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堅持的活法,這件事發生以後我一直很沮喪。”文白在當時對媒體這樣表示。
在2016年7月8日,案件進行了公開庭審。庭審的焦點實際上並非“是否抄襲”,而是文白的文章是否對開心麻花的影片造成了名譽損失。
庭審上,原告方表示,被告的文章“不能被納入文藝批評、學術範疇之內”,屬于歪曲事實的誤導性言論,對處于熱映期的電影造成了切實的票房損失。開心麻花要挂牌上市,抄襲傳聞需要得到澄清和解釋。原告方還以幻燈片的方式對比了兩部電影的故事和細節,逐條分析和駁斥了被告的抄襲指證。
被告的觀點是公號評論屬于言論自由和公衆利益,對于一部影片是否構成抄襲,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判斷,並無統一標准,並且打賞功能不屬于“謀利”範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艾斯比娜2018-1-19

0

主題

4

帖子

2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0
發表於 2019-2-16 09:31: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朋友,並不是每天都要聯繫,雖然天南海北,但是什麼時候對方也不會和你失去聯繫,也不會忘記你的手機號碼問你是誰,也許因為彼此的工作忙碌疏遠了關係,但是節日的簡訊也是溫暖的思念。
朋友,也不是有什麼事都要向你報告,朋友,越久越真,越平淡越純,越真誠越久。
真正的朋友,在你出醜的時候,他不會嘲笑你,在你有難的時候,他不會冷眼看你哈哈笑,幫不上你的忙,也不會嚇的像鬼一樣跑開。
真正的朋友,只比愛人差一步,只比父母低一級,真正的朋友可以陪你度過一生直到永久。真正的朋友不分年齡,不分男女,也不會分級別關係,也不分貴賤貧富,只要你夠真誠。
真正的朋友,是至簡至真的,會站在比朋友更高的一個位置與之相處,不會對朋友有所求。因為,一旦有所求,「求」也就成了目的,友情卻轉化為一種外在的裝點,友情成了忙忙碌碌的工具。
真正朋友之間,是有距離的。這個距離,不遠,也不近;不疏,也不密。是一顆心對另一顆心的欣賞,是一段情對另一段情的仰望。
我們的心裡,一輩子真正接納的,只會是有限的幾個人,更多的都成為了生命中的匆匆過客。如果一個人一輩子都沒有過真正的朋友。不是孤高自傲,太過超脫,就是品性卑瑣不能被人所容。
所以,有幾個真正的朋友,在心底種下關愛、關心、關注, 在一定意義上成就生活的質量,生命的厚度。
所以,有幾個真正的朋友,在時光的流年中,傾注歡樂、淚水、笑顏、悲傷……會描繪一段關於青春的故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