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脂+護膚,5倍塑瘦閃電褲】 【生髪神器】限時搶購!! 【一抹擺脫癢痛!】 【7天1週期,去灰更快速】 【根治灰甲不復發】 【日本新技術離子殺菌去灰甲】 【古方祛濕茶】
查看: 558|回復: 0

“僵屍類P2P”如何處理?將視同非法集資直接清退

[複製鏈接]

8

主題

9

帖子

54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積分
54
發表於 2019-2-1 08:24: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OEv5586gzAFF8nLv.jpg


證券時報記者 張雪囡 劉筱攸
日前,監管部門下發《關于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範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175號文)後,業內已從P2P性質劃分、存量風險化解與預警、業務轉型、投資者權益保護等多方向進行了詳盡解讀。
除此之外,有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僵屍類P2P”機構的清退工作亦值得關注。事實上,這些未明確發生風險但業務已實質停擺的平台,一向遊離于第三方行業監測機構的關注之外。據記者了解,目前尚未有一份權威監測數據,明確披露市場上僵屍類P2P的數量與在貸規模。
由此引發出一個不能被忽視的問題——這一部分處于灰色地帶的“僵屍類P2P”,是否可以有序退出?業內人士分析稱,僵屍類P2P將直接視同非法集資處理。
名單制管理
或將清除僵屍類機構

2018年下發的《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63號文)顯示,2018年12月底是網貸合規檢查的時間大限。175號文件在“63號文”的指導下,又進一步將網貸機構按照性質劃分,爲部門平台提供轉型方案。
其中,各地P2P機構將按照風險狀況進行分類,對于已出險的機構將本著有序處置風險,不發生群體性事件的前提被清理或者主動退出。
但爭議主要集中在未出險P2P機構的身上,尤其是“僵屍P2P機構”——指待償余額或新業務發生額超過三個月爲零、關閉發標、投標功能或者相應功能運轉不正常等可實質性被認定爲非正常運營的機構。
雖然文件中明確提及網貸平台將按照“名單制管理”,即P2P整治名單爲網安中心數據報送管理系統中錄入的機構,系統內未正常報數的網貸機構以及系統名單外的機構均將移送給當地處置非法集資的工作機制進行處置。

但事實上,在2018年仍有部分“僵屍平台”被歸到正常運營平台中。國內頭部第三方數據公司以及地方協會能夠提供的都是較爲常規的數據,例如問題平台數量、資金流動、資産規模等。現在仍未有一份權威監測數據,明確披露全國範圍內僵屍類P2P的數量與在貸規模。
“我們的數據庫裏應該是有關于僵屍P2P機構的數據,但是目前並未提取過這類數據做分析整理。”一家第三方數據平台的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有業內人士分析,175號文件的發布對于行業而言,除了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僵屍類P2P應該會被當作沒有正常報數的機構直接清理掉。蘇甯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也認爲,從目前的操作模式看,對網貸機構實行名單制管理,名單外的機構,將直接視同非法集資處理,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再次強調“雙降”

在備案尚未落地,平台面臨生存、盈利雙重壓力的背景下,監管層正在重申“雙降”要求,即嚴控存量規模以及投資人數,定期向網安中心數據報送管理系統填報數據。
自去年以來,P2P平台一直處于嚴監管態勢。尤其是北京地區的網貸監管機構強調,各網貸機構不得新增不合規業務、不得增長業務規模、資金端門店必須逐步關停、存量違規業務必須壓降、資産端門店數量應予以控制。
那麽平台投資人數應該通過什麽方式降低,投資人數需要控制的範圍界限是多少?
一位華南地區的網貸平台負責人表示:“目前平台主動控制投資人數的可行性不大,但通過控規模、控利率,可以達到控人的目的。畢竟行業本來就人氣低迷了,其實平台不做什麽,投資人數也在自然縮水,人數的控制不會存在太大難度。”
網貸之家數據顯示,2018年網貸行業投資人數與借款人數分別約爲1331萬人和1992萬人,較2017年分別下降22.30%和11.19%。從數據可以看出,網貸行業人氣出現了明顯下降,這主要與去年網貸行業風險事件頻繁爆發有關。

有業內人士預測稱,考慮到部分地區監管對于平台控制投資人數和規模的要求,2019年的投資人數和借款人數均有下降的可能,分別約爲1100萬人和1700萬人。
轉型面臨資金成本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175號文件指出,要堅決清理違法違規業務,不留風險隱患。同時,應積極引導部分機構轉型爲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爲持牌資産管理機構導流等。
對此,薛洪言認爲,P2P與網絡小貸最大的區別是資金來源和放貸杠杆率,P2P資金來源于公衆資金,放貸規模沒有杠杆率要求;而網絡小貸公司的資金來源于股東和金融機構款,且存在嚴格的杠杆率要求。
“P2P面臨的風險管理壓力更大,且具有一定的風險傳染性,轉型爲網絡小貸公司後,風險向公衆傳染的鏈條被切斷,後續合規整改與處置的壓力會大大下降。”薛洪言表示。
也有業內人士認爲,對于最終未能進入備案的網貸平台,後續還有機會轉型從事互聯網助貸,這可以降低平台“硬著陸”退出帶來的流動性風險。未來網絡小貸牌照會放松,但是資金成本對于平台來說仍是個問題。

PPmoney網貸CEO胡新表示,納入正常機構範圍的網貸平台更需要利用金融科技實力、風控、人才積澱的能力。同時行業也有望在互聯網小貸、助貸、引流等不同細分領域迎來配套政策,這本身也有助于行業的發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